夏凡薛雅芝免费阅读(上门女婿是豪门)

精品小说《上门女婿是豪门》是摩八零写的都市文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凡薛雅芝,书中主要讲述了:夏凡冲她笑:“你不是想要骑我?”薛雅芝又气急败坏:“你脑子有毛病啊,就这么喜欢别人骑你?就这么喜欢被人羞辱?”夏凡认真摇头。“不,第一,我只喜欢你骑我;第二,我不觉得这是羞辱

夏凡薛雅芝免费阅读(上门女婿是豪门)

第7章 八字还没一撇

夏凡冲她笑:“你不是想要骑我?”

薛雅芝又气急败坏:“你脑子有毛病啊,就这么喜欢别人骑你?就这么喜欢被人羞辱?”

夏凡认真摇头。

“不,第一,我只喜欢你骑我;第二,我不觉得这是羞辱,只觉得是夫妻情.趣。

如果你想骑我,我可以驮着你,在房间里转两圈,高兴一下。”

薛雅芝无奈抬手,啪一声盖在自己脸上。

紧接着大步走过去,伸手就在夏凡腰部狠狠捏一把。

他呲牙咧嘴,痛叫连声。

薛雅芝再转身朝外边走去:“你个傻子,我理你都傻。”

“雅芝!”

夏凡再次叫住她,铿锵有力。

“从此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,不会再让你因为我丢脸。

我会……做一个能让你依靠的男人。”

薛雅芝再次顿住脚步,扭头看去。

只见夏凡站起,微笑看她。

这一刻,薛雅芝莫名触动心弦,忽然觉得这男人好像哪里不一样了。

她冷笑一声:“希望你不是说梦话。”

砰!把门关上。

夏凡久久看着门板,忽然叹了一口气。

撸起衣服,看腰间已红肿一片的皮肉,摇头叹息。

虽然疼得要命,但为什么被扭了,还觉得甜蜜?

第二天上午,鼎盛公司小会议室——

业务部人员基本都在,老爷子也在。

并不像上次,全公司管理层聚集,这是小型业务会,由薛贵和汇报战绩。

薛贵和嘴巴像抹了油,得意洋洋把昨晚在KTV的事说出来。

接着,就拍胸膛打包票。

“爷爷放心,我跟肖总谈妥,他保证至少给我五层家装量,只会上升不会下降。

肖总说,只要我有足够诚心,他还可介绍更高等级的管理者给我认识。”

“到时能要到更多业务量。

五星级大酒店,不凡集团还要用超标准规格装修,一层楼五十个房间,平均一个房间按十万计算,那是多少钱?”

“一层楼五千万,五层楼就是二千五百万,十层楼就是五千万!”

“我们鼎盛发了!!”

他说到这,手舞足蹈。

薛征满脸笑容,看着孙子的神情充满欣慰。

他拍手:“好,贵和啊,你做得很不错!我们薛家也算后继有人了。

这样,要是你能拿下白天鹅大酒店十层楼以上家装量,我让你做业务总监。”

“以后你好好发展,我这位子迟早是你的。”

薛贵和更眉开眼笑,接着又搓手。

“说起来我也有点不好意思。

俗话说舍不住孩子套不住狼,昨晚我这业务就花了二十多万,可爷爷您只给我三十万。

接下来要弄到更高业务,这点钱远远不够。”

坐旁边一直安静听着的夏凡,勾了勾嘴角,露出一丝嘲笑。

二十多万么?

虽然那间KTV消费很高,也没喝特别贵的酒,最贵不过找了几个小姐。

满打满算也就五六万。

就算还给他们包了红包,两人加一起应该也不会超过十万。

换句话说,这薛经理一口气就吞下起码十万!

相信在座各位也心知肚明,只是无人会说。

老爷子点点头:“行,我再给你三十万,你给我拿下十层楼的家装量,到时你提成也有不少。”

薛贵和还不满足,软磨硬泡争取到五十万。

接着,他看向夏凡,满脸得意,带着恶毒。

“好,现在谈完重要的事,我就给大家讲个笑话,保管你们乐不可支。”

他把昨晚肖、郭二人嘲笑夏凡的事说出来,添油加醋。

果然,在座所有人哈哈大笑,就连薛征都露出嘲讽。

他看着夏凡,摇摇头。

“你这窝囊废呀,丢脸丢到人家老总那去了,连他都知道你是夏家出来的废物,看来,我似乎不该让你去贵和手下办事,丢薛家面子。”

薛贵和赶紧说:“爷爷放心,所有人都知道这夏家大少是我们的窝囊废上门女婿,再丢脸也丢不到哪去。

我带出去还能把他当小丑逗,让大家笑哈哈,生意更好做。”

老爷子含笑:“嗯,看来也不完全是坏事,那个肖总开心就好。”

薛贵和哈哈一笑,接着又满脸狰狞。

他站起,指着夏凡,一字一顿。

“不管怎样,我至少争取到五层楼单子,夏凡你呢?别说一个房间,一个卫生间都没弄来。

我真想不通,当时你为什么能那么牛逼轰轰跟我打赌?”

“你现在就可以趴地上学狗爬学狗叫,让我坐你背上兜风了。”

周围嘲弄笑声一片。

夏凡面色不改,一只手搁在桌面上轻轻敲打。

“薛经理,八字还没一撇。

我还在想,你昨晚那么做是不是错误的?肖启江跟你喝酒玩女人,就这么把业务给你,这算不算受贿?”

“虽然这么做无可厚非,达到目的就行,但万一不凡集团发现,肯定会把肖和郭炒鱿鱼,没准报警。

说不定我们也受牵连,到时,竹篮打水一场空!”

声音虽不大,但非常有穿透力,非常清晰地钻进任何一人的耳朵。

笑声顿寂,所有人目瞪口呆盯着夏凡。

砰!

薛贵和猛然拍了桌子。

“夏凡你好大胆,敢说这样的话!这绝无可能!肖总分量颇重,谁敢动他?你这么说也真居心险恶,这是在嫉妒我?爷爷,你看他说这种话,真不像是我们薛家人!”

薛征阴沉着脸不说话。

其他人纷纷指责:

“夏凡,你说这话太过分!薛经理为公司业务折腾那么晚,喝那么多酒,你以为他想?”

“这对公司来说大功劳一件!你却这么抹黑,说出这么猪狗不如的话,还是人吗?”

“这简直诅咒我们鼎盛拿不了业务,其心可诛!”

……

夏凡缓缓说:“你们有什么好急,我不过说出其中利害。

靠吃喝玩乐和美女金钱贿赂并不牢靠,随时可能产生巨大变数,最主要还是靠公司过硬质量。”

“我相信不凡那边会更看重家装质量,而不是关系。”

薛贵和哈哈大笑,狠狠指着他。

“小子你就给我看着,我肯定安然无恙起码拿下五层楼,板上钉钉,不会变数!肖总位高权重,也绝不会因这点小事栽进下水沟。”

“我知道你认为自己输定,现在很后悔,想找这些话吓唬我们。

没用,你就等着乖乖做一条狗。”

老爷子开口。

“夏凡,你很不像话,看第一次份上扣三个月奖金,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。

你是什么东西,大言不惭说这样的话,我大风大浪见过不知凡几,这种事不过是小事,谁会拿那肖总怎样?!”

薛贵和热烈鼓掌:“爷爷太英明了!”

其他人也掌声如雷,掌声中会议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,走进三四个警察。

为首警官沉声:“谁是薛贵和?”

上门女婿是豪门相关小说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