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霓裳著小说穿书后我成了白莲花苏沫君沉

主角叫苏沫君沉的小说叫《穿书后我成了白莲花》,它的作者是烟雨霓裳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>君沉的目光始终放在对面的女人身上。他不想这样,可是他忍不住。苏沫吃东西就像是一个小仓鼠,优雅的仓鼠。腮帮子鼓鼓的,一直认真仔细的咀嚼,两只眼睛闪着光,吃的不慌不忙却从来没有停过。就这还不耽误他们两个聊天。“你接下

烟雨霓裳著小说穿书后我成了白莲花苏沫君沉

第十七章 逐渐升温

君沉的目光始终放在对面的女人身上。

他不想这样,可是他忍不住。

苏沫吃东西就像是一个小仓鼠,优雅的仓鼠。

腮帮子鼓鼓的,一直认真仔细的咀嚼,两只眼睛闪着光,吃的不慌不忙却从来没有停过。

就这还不耽误他们两个聊天。

“你接下来是有什么打算?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去学习半年?”

君沉其实有些疑惑,明星,尤其是苏沫这样不怎么红的女明星,应该都是十分害怕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的。

趁着现在还有洛羲羲这个热度,苏沫可以再折腾折腾,要是真过上半年不出现说不定早就被人遗忘到犄角旮旯里去了。

苏沫正切着盘子里的牛排,闻言抬起头看向他。

“你要是和我说说怎么严肃的话题,那我可也就严肃了啊。”

君沉挑眉,脸上难得出现洗耳恭听的神情。

“其实还挺看不上现在的自己。”苏沫放下刀叉,“你看看我。”

她用手指指自己,很认真的模样。

“业务能力不怎么样,路人缘几乎没有,唉网上一搜还全是骂我的!你说这搁哪个有自尊心的人身上受得了啊!”

说着像是被气着了似的瞪一下眼,君沉都怀疑要不是在餐厅里,她马上就会狠狠的拍两下桌子出气。

没想到还挺有志气。

“反正我承受不了!我苏沫,要不就不做演员,要做就要变成最厉害的那一个!”

说完颇为豪气的拿起一旁的酒杯,然后细细的喝了一小口。

“要做就要做那个最厉害的。”

君沉突然笑了一下,不是似笑非笑的扬起嘴角,也不是会让人感觉到压迫感的笑,而是真真正正的弯起嘴角眯起眼睛,好像是三月里春风吹过的湖畔。

“祝你早日大红。”他举杯。

苏沫同时惊奇的喊道:“哎!你笑了哎!真好看哎我的天!再笑一个?”

苏沫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抽抽了,要不然就是那一口酒把她喝醉了。

要不然怎么就调戏起君沉了?!

当时特别嚣张,特别任性,特别气焰高涨。

现在当事人就是后悔,特别的后悔。

尤其是想起来君沉逐渐消失的笑容和意味深沉的眼神。

啧……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呢……

苏沫弯着腰,脑壳顶在车窗上,手撑着额头,头发散下来厚厚的挡住脸。整个人的造型散发出生无可恋的气息。

陈丰开着车把她送回医院,君沉坐在她身旁一言不发,整个车厢都很安静,安静的让她想死。

唉……惹了不该惹得人,犯了不该犯的错,苏沫沫你怎么就怎么胆肥呢!

偷偷的从头发缝里看一眼君沉。很好,万年不变的面无表情。

“咳咳。”试探的咳嗽了一下,不出所料,没人理她。

道歉吧道歉吧苏沫,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或轻于……

“哎呦!陈丰你干什么!”

车子猛烈震动了一下,把她狠狠的颠了上去又掉了下来。

陈丰和君沉纹丝不动。

这是有预谋的陷害!陈丰这个坏东西又耍小心眼!

苏沫气得满脸通红。

君沉斜睨她一眼,又转过头去不知道是不是再看窗外的风景。

“抱歉苏小姐。”陈丰又故意用扁平的没有情感的语调说话,苏沫不用看都知道他是装着一副什么样的死人脸,“刚刚路过一个减速带,一不小心颠了一下,你不会在意吧。”

“呵呵,不在意。”苏沫咬牙切齿,调整了一下坐姿。

没什么事情……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坏身体无人替……谁让我得罪了他的宝贝老大呢……没事没事……

车子最终稳稳当当的在医院楼下停下来,君沉终于扭头看了她一眼:“小心一点,你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。”

苏沫点点头,但是没有下车,一脸纠结的样子看着他。

君沉平静的和她对视,深邃的脸上没有一丝不耐。

“你还生我气吗?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沫才问道,两只手攥着裙子,看起来有点紧张。

尴尬死了尴尬死了,下次没有时间再也不要喝酒了!

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敢说话呢?因为苏沫觉得现在坐在自己对面的是高中年级主任的替身!

尤其是那一双仿佛看破一切的眼睛,所以经历过苦难的同学一定能感同身受。

没想到的时候“年级主任”突然“一脸意外”的抬了抬下巴:“我没有生气,是你自己一路上胡思乱想。”

苏沫:……

他绝对是故意的。

趁着守在楼下的记者大幅度减少,苏沫飞快的跑进了大楼。

君沉看了看她的背影,淡淡的收回视线:“走吧。”

人生第一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。

果然有趣。

苏沫一路平安的踏进电梯,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帅气潇洒。摘掉墨镜甩了甩头,“叮咚”,大踏步走出了电梯。

推开病房门,一个身影缓缓转过来。

苏沫脚步一滞:“爹?你来这干什么?”

“呦,能出去溜达啦?”苏程岩淡定的放下手里的开心果,“来给你说个事,情况不太妙你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“咋了这是。”苏沫挪到病床上,看着她难得一本正经的爹。

“唉!”苏程岩叹了口气,一脸惆怅,“你表妹又住院了。”

苏沫:……

这次可和她没关系吧。

“君家那小子要气死了,说是硬生生被你气晕的。”

???怎么着?讹人讹上瘾了?

苏沫站在洛羲羲的病床前,心情十分复杂。

洛羲羲闭着眼睛脸色惨白,一丁点儿血色都没有,身上还带着不知名的仪器。

啧啧,这回好像不是装的。

但是和她有什么关系?苏沫耸耸肩。

搞笑吗这不是,自己还是个病人呢,凭啥来看望其他人啊?

刚刚自己在病房躺的好好的,君临池冲进来就拽着她往外走,那样子活生生金刚附体,现在她可还气着呢。

本来还好奇君临池拉她干啥,看见病房的一瞬间就明白了。

睿智的苏程岩啊,睿智的她老爹,专门把她俩的病房变成了邻居,美名其曰多交流交流感情。

穿书后我成了白莲花相关小说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