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老公太痴情章节目录

总裁老公太痴情是由作者云朵儿所编写,又名《苏雨沫厉行琛全文》,小说主角是苏雨沫厉行琛。在看到厉行琛的一瞬间,苏雨沫就如至冰窟,全身不可自拔地颤抖起来。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正想悄悄溜走,男人却已经快步走到她面前,熟悉的眼眸里闪过一抹锋芒:“我出两亿,不知道能否让苏小姐赏光,把这幅画卖给我?”这

总裁老公太痴情章节目录

 

第3章 你敢跑试试?

在看到厉行琛的一瞬间,苏雨沫就如至冰窟,全身不可自拔地颤抖起来。

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正想悄悄溜走,男人却已经快步走到她面前,熟悉的眼眸里闪过一抹锋芒:

“我出两亿,不知道能否让苏小姐赏光,把这幅画卖给我?”

这句话一出口,刚才还在和许辰熙竞拍的几个人连忙放下了加码牌,恨不得把头低到地底下去。

许辰熙倒是大大咧咧地笑了笑,正准备跟厉行琛继续竞拍,却被许老爷子狠狠瞪了一眼,伸手按下了他的头。

开玩笑,厉行琛指明看中的东西,谁敢跟他抢?!

“抱歉厉先生,到了这一步这幅画已经失去了本应有的艺术价值,我决定退出拍卖。”

苏雨沫避开厉行琛的注视,只想赶紧收拾好画卷马上离开,可是她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画框,就被厉行琛一把攥住:

“拍卖现场从来没有反悔的规矩,苏小姐难道不知道?”

“你……”

苏雨沫被男人紧紧握住手,根本动弹不得,而他就这么拉住自己,转头看向拍卖官:

“还不落锤?”

“厉先生……”

拍卖官早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傻了,见厉行琛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,连忙重重地将拍卖锤落下,一锤定音:

“恭喜厉先生,以两亿的价格获得苏小姐的作品《繁星》!”

“厉行琛,你到底想怎样?”

趁着台下的人鼓掌的间隙,苏雨沫压低了声音质问着他。

男人挑了挑眉,明明眼神冷得像冰,可唇角却弯起了一个弧度:

“我不想怎么样,只不过身为丈夫,来寻找自己逃跑的妻子而已。”

他的语气平淡无波,却在苏雨沫心里掀起巨浪,她顾忌着场合,咬牙切齿地在他耳边说道:

“厉行琛你疯了,我们早就已经离婚了,你还不放开我!”

“离婚是两个人的事情,我没有签字,就不算离婚。”

被苏雨沫刻意强调的“离婚”二字所激怒,厉行琛怒极反笑,反而将她禁锢得更紧了:

“就算是离婚了也没关系,今天正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我们马上复婚!”

“你放开我,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牵扯,厉行琛你……”

苏雨沫顾不得别人惊诧的目光,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。

可是下一秒,天花板就传来一声巨响,上面悬挂着的水晶吊灯直直地朝她砸下来。

“沫沫!”

苏雨沫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厉行琛一把拉进了怀里。

几乎是同一时刻,吊灯重重地砸在了厉行琛的头上和背上,而男人只是闷哼一声,纹丝不动地搂紧了她,替她挡下了这场灾难。

“厉行琛!”

苏雨沫尖叫一声,几乎肝肠寸断。

晶莹剔透的水晶碎裂开来,有几块碎片溅到她手上,扎出了细密的伤口。

苏雨沫顾不得去擦掉鲜血,下意识地环住厉行琛的腰:

“你怎么样,能不能听到我说话,来……来人啊,快打120!”

其实不用她提醒,现场早就已经乱成一片,冯巍很快就带着几个人赶来,想要把他抬上担架。

此时的厉行琛已经摇摇欲坠,却依旧紧握着苏雨沫的手不肯放:

“苏雨沫,你敢跑试试……”

都到了这个时候,他霸道的本性依旧不改,还要这么威胁自己么?!

“我不离开你,我陪着你,你放心好不好?”

苏雨沫满脸泪水,连声答应着,厉行琛终于放下心来,任由几个人把自己抬上了担架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厉家有专门聘请的家庭医生,苏雨沫跟着人回到了这栋留给自己太多痛苦回忆的别墅,心里五味交集。

她见昏迷不醒的厉行琛已经躺在了床上,而医生也在经过检查后告诉她没什么大问题,暗暗松了一口气,准备离开。

“夫人,您要去哪里?”

冯巍及时地拦住了她,语气恭敬有礼,却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她的去路:

“有什么需要的您告诉我或者管家就好,您只需要陪着厉先生。”

他提到管家,苏雨沫也发现别墅里从管家到园丁,上上下下的佣人都换了个遍。

她并没怎么在意,而是看向助理:

“我已经和厉行琛离婚了,这句‘夫人’我担不起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请你让开。”

“厉先生希望您陪着他,而刚才在拍卖厅的时候,您也答应他了。”

冯巍心里其实怕得要死,可却依旧不容置疑地和苏雨沫对峙着:

“况且厉先生是为了救您才受的伤,于情于理,夫人您都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离开。”

她和厉行琛之间究竟是谁欠了谁,到了今天这一步早就已经说不清楚了,又怎么会有“于情于理”的说法呢?

苏雨沫自嘲地笑了笑,还是慢吞吞地坐回了厉行琛床边,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,她是碍于情理不能离开,还是……

根本舍不得离开。

这间房间从前很多时候,只有她一个人孤枕难眠,骤然看到厉行琛睡在这张床上,苏雨沫还真有些不适应。

冯巍早就乖觉地带着医生和佣人离开了,她叹了口气,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了厉行琛。

其实自己之前很少见过他睡着的样子,他屈指可数的几次回家,都是霸道肆虐地占有着自己,然后再匆匆离开。

可此时的他,却完全没有了平时那种凛冽的气场,紧闭的双眼看上去很温和,和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差不多。

多年前的一幕幕不受控制地在苏雨沫脑海里回想着,最后却变成了她和厉行琛的曾经。

第一次见面时,她和厉行宇正因为一幅画的色调选择而讨论着,而厉行琛则是难得地抽出时间,要接这个弟弟回家吃晚饭。

她那时候正值生理期,一同忙碌后只觉得肚子疼得厉害,就这样倒在了男人怀里。

“还好么?”

直到现在,厉行琛低沉醇厚的一声询问依旧让苏雨沫难以忘记,在那之后她和厉行琛也算认识了。

厉行琛偶尔会来学校里看望厉行宇,连带着也会叫上她这个学妹一起去吃饭,而渐渐的,原本三个人的普通聚会,却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暧昧。

最让她难忘的,却是她二十一岁的生日。

男人大概是看厉行宇躲起来准备生日礼物猜到了什么,却没有送她东西,而是包场了整个游乐园,陪着她玩那些幼稚的项目,又带着她看了一场烟花。

只是因为她曾经偶然提起过,小时候很羡慕那些有父母陪着去游乐场玩耍的小孩。

她和厉行琛,并不是完全没有美好的记忆的。

想到这里,苏雨沫只觉得心如刀割,而此时厉行琛低低地闷哼了一声,像是有些冷似的。

她连忙起身去找被子,却在打开柜子的一瞬间愣住了。

厉行琛很讨厌别人动他的东西,而这个柜子以前更是不许任何人去碰。

苏雨沫曾经猜测过里面或许是他的重要文件,可是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猜错了。

材质精良的顶级红木柜子里,整整齐齐地放着许多画,有很多画卷的纸张甚至都已经泛黄了,线条和色彩也带着初学者的幼稚,却无一例外地被细致地装裱起来。

每一幅画的右下角,都有同一个笔迹的签名:“Jessica。”

总裁老公太痴情相关小说

为您推荐